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小卉的博客

WhY sO sErIoUs~

 
 
 

日志

 
 
关于我

余小卉

多读书,多看片,做个快乐的小城放映员。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札记】读《小说面面观》杂感  

2010-04-07 15:51:5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本在众多场合被一再提及的书。博主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说过,当代电影研究的很多方法依旧来自于文艺研究领域。所以,在不少电影理论方面的书籍中也时常出现此书的影子。既然是一本这么经典的书籍,我当然想在离开校园之前把它从图书馆里“搬运”到自己的书架上(方式是“非法”的,大家不要模仿)。

    我怀着无限敬仰的心情走向了书架,准备拿下这本心中的“大部头著作”,结果却出人意料。它被安置在图书馆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如果不拿索书号仔细查找,我敢保证你发现不了这本厚度不到2CM,仅100多页的小册子。图书馆的是“老版”(花城出版社,1981年版),前五页已经破旧不堪,封面缺了一半,所缺之处用透明胶带补上了,封底已经脱落,所以我看不到后记中说了什么。这个意外更增加了我对此书的兴趣,一本字数不足15万,厚度不如一期《读书》杂志的小册子,何以被冠以“面面观”的名头?又何以被如此频繁的当做经典引用?要知道,小说可是具有千年历史的经典艺术之一啊!

    翻开本书一切答案就会揭晓。这并不是一本学术著作,也不是一本标准教材,而是一位小说家(E.M. Forster)在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学院之一(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所作的一系列关于小说的演讲内容。我个人认为,在那样一个舞台上演讲是充满挑战的,你不能一本正经的说什么理论,因为台下坐着的显然都不是大学本科入门生;你也不可能提出什么全新观念,因为这是关于文学,而非理论物理学。理论物理学可以出来一个爱因斯坦,当年站在普林斯顿的讲台上说着当时全世界上只有几个人能懂的相对论,而文学评论领域显然没有这样的创新空间可供福斯特施展拳脚。所以说,这样的演讲必然是充满挑战,你不能站在台上古板的“传经论道”,亦无法为台下的听众打开一扇从未开启的知识大门,走进一个未知的领域。你所能做的也许只是为听众提供一些独特的视角和灵光一线的智慧。而这正是本书的过人之处。可以说,来源于福斯特演讲的这本小册子并没有为文学批评提供一个完善的结构,也没有为这一学科领域提供一个全面的理论基础,但他却在演讲中(书中)为听众(读者)提供了一个饶有趣味的、散发着智慧光芒的引导,引导你进入小说写作、阅读与分析的知识天地。它的价值也许不在于在于全书所建构的整体系统,而在于书中偶尔闪现的绝妙词句。正是这些也许并不系统,但却来自一位小说家真实体验的只言片语,能够启迪听众(读者)更多的思考,让我们更加接近这种艺术的核心所在。

    仅仅看了第一章,我就决定买下本书(我通常并不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充实自己的书架),因为我觉得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行文如此随意,言语特色如此明显,文中词句如此具有启发意义的书籍了,这本书还是值得通过购买正版的方式来支持的。可惜的是,现在能买到的都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在2009年出的新版,我看了之后觉得没有花城出版社在1981年出的老版翻译的好,但是老版已经买不到了,只好退而求其次。

    此书的精彩之处只有通过读者自己的阅读才能知道。当然,出于不同读者的各自喜好,对于“精彩”的评判也无法统一。我只根据个人的兴趣,载录本书开头让我激动的几段话,作为以上说法的一点佐证:

    在关于“以时间来划定小说发展阶段”及“伪学者”的论述中,福斯特说道:

    “书是一定要读的(很不幸,因为读起来要花很多的功夫);惟其如此,方能搞明白他们到底有些什么东西······阅读是消化它们的唯一途径。读者必须一个人坐下来跟作者较劲儿,而伪学者却不肯下这个苦功。他宁可将一本书跟它产生的历史时期,跟其作者的生平事件或是它描写的那些事件,最重要的是跟某种‘潮流’联系起来。一旦他能用上‘潮流’这个词儿,他的精神就来了······潮流这个玩意儿可真是万金油,包治百病。”

    “伪学术往好了说,是无知对学识的致敬。它还有经济上的意义···我们大多数人在三十之前都需的寻个工作自立···而很多工作都只有经过考试方能觅得。伪学者在考试方面往往表现突出···他们是通往工作职位的大门,他们握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如果求职的阶梯另辟出一条蹊径,我们如今所谓的教育大部分都会土崩瓦解,而谁都丝毫不会因此而变得愚蠢。

     这段话说于1927年,但是放在今天的中国却显得如此的恰当。它同时告诉我们,不要迷信国外的大学,伪学术是一个全世界都存在的问题。

     在关于小说的定义时,福斯特说了一句让我觉得“醍醐灌顶”的话。

     “···手中握着笔,处于半催眠状态,将他们的痛苦和欢欣通过墨水倾泻而出···”

     这句话说得及精准凝练。写过东西的人都知道,每次在真正写作的时候总是要花很长的时间进入一种所谓的状态,无论是抽烟、喝酒、打坐···你总是要用自己的方式让自己进入那么一种奇妙的状态,然后开始用笔记录下自己在那个状态里的思维活动。那时你对于外部的动静几乎是自动屏蔽的,甚至可以达到忘记时间的境界,常常写着写着,突然发现一包烟没了,天已经亮了,但自己却感觉好像刚刚的时间是静止的,才过了几分钟而已。而当你在走出这个状态时,就再也无法真正写出同样的文字了,有时候回头看自己写的东西,都会感觉:“这真的是我写的吗?”福斯特用了五个字归纳这种情况:“半催眠状态”。太到位了!

 

     关于小说,我是一个外行,所以这本书更多内容的评论并不是我在行的,它留给我的大多是是一些片段化的、充满个人智慧的句子。一本书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就很不容易了。

                                                   【读书札记】读《小说面面观》杂感 - 余小卉 - 余小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