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小卉的博客

WhY sO sErIoUs~

 
 
 

日志

 
 
关于我

余小卉

多读书,多看片,做个快乐的小城放映员。

网易考拉推荐

《禁闭岛》:惊悚悬疑表面下的社会隐喻  

2010-03-24 02:13:11|  分类: 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情提示:本文涉及大量剧透,未看片的朋友最好别看本文。

                                                    《禁闭岛》:惊悚悬疑表面下的社会隐喻 - 余小卉 - 余小卉的博客

    很多朋友也许在看完这部电影后都有同样的疑惑:影片中的两种叙述到底那一种才是真实的?

      Dr. Cawly的视角是:Teddy是个严重精神病患者,他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并臆想了整个事件;

      Teddy Naniels的视角是(至少在影片的结尾段落之前):shuttle island是一个“魔鬼集中营”。

   两种视角的交织构成了影片的最大的悬念。虽然最后的走向似乎让很多人相信Dr. Cawly的版本才是故事真实的面貌,但我本人更愿意相信Teddy的视角。首先,如果Teddy真的是一个已经在岛上生活了2年的神经病,前面的故事未免显得太过牵强了!他怎么就能逃出去,还大大咧咧的以检察官的身份回来?回来之后还收到院方如此正式的接待,并发生了故事前半部分的所谓调查失踪人物的一系列内容?其次,如何解释那个失踪的Dolores Chanal和院方故意找一个替身来掩盖真实Dolores身份的事实?难到要把这一切都归咎于Teddy严重的臆想症吗?

   若是仔细推敲本片的叙事,包括两种不同版本的叙述内容,都有太多不合理和牵强之处。既然这是一个以制造惊悚、悬疑为目的的故事,我们暂且就不要太苛求内容细节的严丝合缝了。再对两种叙述都不过分推敲逻辑性和细节完整性的前提下,我还是坚持认为Teddy的版本比较符合“事实真相”。如果我的假设是真的,那么Teddy之后的自我怀疑则可以被理解为在Dr. Cawly的精神致幻药物和强大心理暗示的双重攻击下的一种心理崩溃。所以,他相信了自己是有病的,相信了自己杀了自己的妻子,相信了自己之前的一切行为都出自精神分裂和臆想症。通过这样的方式,Dr.Cawly成功的将一个可能颠覆自己“实验基地”的“异端分子”吸纳成为了自己实验的一部分。就像戏中的一句话所说(大意):只要他们认定你有病,那你就没有再解释的权利了,你所做的一切事情和说的一切话都会被认为是精神失常的表现。

    这个推断在戏中应该说有很多细节支持:首先,Dr. Cawly被Teddy发现是一个美籍德国人。德国人这个身份应该不是导演随意安排的,他的隐喻有很多。我们都知道美国人在人类正义使者的幌子下都做了什么。从这个角度看,德国战败后,一个曾经为纳粹研究控制人类精神的“科学家”在德国战败后投奔美国的怀抱,并在美国继续自己的研究以获得“控制极端分子对社会危害”的精神病学手段,用这一研究成果来为美国和世界的“和平”服务,这并不是很难理解的事情。其次,我们也的确看到Teddy在来到岛上之后所连续发现的细节正逐步揭示着这个小岛背后的秘密,而且小岛上的各色人等也似乎觉察到了威胁的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Teddy抽了他们递上的烟,吃了给的“阿司匹林”和“止疼药”······最后的结果可以被认为是这样一步步铺垫出来的。最后,Dolores Chanal这个角色的出现和她说的许多话,其实印证了Teddy在之前对岛上状况的诸多猜测,可惜她没有能阻止最后结局的发生。我个人觉得,顺着这个逻辑推测整个故事更让人信服一些。如果把整个电影只看成一个导演制造的心理游戏,Teddy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严重精神病患者,故事前半部分的剧情未免显得太过荒谬了。

    如果认同我的假设,那么这个故事就不仅仅是一个马丁大爷和观众玩的一个内部分裂的心理游戏,而是一个前后一致的“巨大隐喻”。这个隐喻关系到影片唯一的空间--shuttle island,和那个岛外的、巨大的、从未出现的真实社会。

    电影中的shuttle island自身构成了一个井然有序的社会缩影,其中有非常“人性化”的制度(影片开头两位检察官刚到岛上时副典狱长的一段话说明了这一点)、有非常“和蔼可亲”的医护人员、有象征这暴力统治力量的监狱看守、有身/心均被驯化了的臣民(病人)。在两位检察官初到岛上时和Teddy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之后,岛上的都是一副安静祥和、次序井然的模样(尤其是Teddy在承认了自己有病之后,他坐在阶梯上抽了一根Chuck递上的烟,这时对岛上环境的描写特别值得注意)。而在检察官展开调查,事件逐步被揭示的整个过程中,岛上都是狂风暴雨。这很显然在暗示一个“和谐社会”所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意识形态教化的成功运作,当这种教化发挥它的效果时,一切运转自然、风平浪静。当其中出现可能颠覆意识形态教化作用的因素时,自然是暴风骤雨。而Teddy就是那个不安定因素,所以他带来了暴风骤雨,所以他必须被强制驯化,使社会运作恢复到正常的轨道上。、

    要更清楚的说明这个问题,请允许我涉及一点点大家都不喜欢看的理论内容。

    法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路易斯·阿尔都塞在《国家机器和意识形态的国家机器》中对“意识形态”进行了一番解释,将意识形态定义为:“一种表象,在这个表象中,个体与其实际生存状况的关系是一种想象关系”。这就揭示了意识形态的真正功能:它实际上是一整套的实践体系,总是存在于一整套的及其实践或常规中。在各种意识形态中,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永远占据主导地位而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即阿尔都塞所谓的“意识形态的国家机器”,阿尔都塞把它与暴力性和强制化的国家机器(如监狱、警察、军队)相区别,认为“意识形态国家机器”是以散漫的、各具特点的独立专门机构的形态运作,如宗教、教育、家庭、法律、工会及文化、大众传播媒介等。它的功能在于把个体“询唤”为主体,使其臣服于主流意识形态。“询唤”过程即是一个“镜像”过程,是通过拉康意义上的“误识”来完成的,并保证“误识”不被识破。通过“询唤”,意识形态剔除了主体对于社会的不满因素,使其产生归属感、参与感、安全感和荣誉感,从而主体将不再对社会秩序构成威胁,绝对服从权威,“自由”的接受驱使,成为国家机器的自觉臣民。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承认理论的作用,阿尔都塞的话何其精辟的解释了发生在这部电影中的整个故事!整个Shuttle Island就是一个大大的国家意识形态“询唤机器”,他剔除了Teddy对发生在这个小岛上的实际情况和种种不满,让其认为自己有病,从而成为其中的一员,接受岛内持续的驱使,自觉的成为了岛内的臣民。

    如果分析只进行到这一步,似乎还有点过于简单了。我们可以把整个Shuttle Island再推进一步,得出的结论会更有意思!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之外,有着一个大大的世界,这个世界拥有者另一套被称为“主流意识形态”的体系,这套体系现在基本上可以被单一化为资本主义消费社会的价值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人人都为了稳定的工作、安逸的生活而努力,臣服于各种被领导和被驯化的秩序之中。他们中的异端和不服统治者(无论他们是否真的有病),就会被发配到这个Shuttle Island,通过远离社会来避免其对秩序的危害。而他们被统一灌以“精神病患者”的称呼,并被不断地告知他们“有病”,于是他们在这个属于精神病患者的社会里重新进入“秩序”的行列。这是一个“黑暗的秩序”。他为外部世界秩序的顺利运行提供了保障。而当Teddy试图打破这种“黑暗的秩序”时,他将面临的不仅仅是来自“黑暗秩序”的阻力,更大的阻力恰恰来自于那个电影中从未出现的外部世界,正想影片中Teddy一再被提醒的:“你没有朋友!”,因为根本没有人希望他查清楚Shuttle Island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不可能让他做出颠覆岛上秩序的任何举动,因为维护外部世界秩序的正常运行才是这个小岛存在的根本原因!

 

    以上是我个人对影片的一些分析。电影只看了一遍,其中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楚,如果其中有错误欢迎朋友们指正。其中涉及到了一些理论,是我对影片内容的读解,绝对没有自以为是认为导演马丁·斯科西斯希望通过影片来教育观众所谓的意识形态的内容。我觉得这个理论对于我理解这部影片有一定的帮助,并认为这应该还不算是过度阐释!

  评论这张
 
阅读(504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