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小卉的博客

WhY sO sErIoUs~

 
 
 

日志

 
 
关于我

余小卉

多读书,多看片,做个快乐的小城放映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80后的非典型电影记忆  

2010-12-09 08:54:1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注定将是一堆奇怪的文字,作为一个出生在80年代的人,我还没有获得“回首往事”的资本。但,关于电影的记忆,总是还有那么一些的,虽然我将它定义为“非典型记忆”,说说也无妨。

 

时下,电影是个时髦的玩意儿,而我现在的工作恰巧又和电影有些关系,所以,当我构思如何重塑自己与电影的往事时,似乎应该有意的将它“神圣化”,说点类似于“电影伴随着我的成长”、“我从小就热爱电影,并暗下决心自己以后一定从事与电影有关的职业”之类的话。可当我遍寻自己的成长记忆,试图找出一些可以支持以上口号的“浪漫化”例子时,却发现基本一片空白。我成长在一个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小镇,它是一个国有大中型企业,整个小镇就是一个大工厂和家属区的集合体,一个标志性的建筑物将小镇分为两部分:东村和西村。这个位于小镇中心的建筑物叫做“工人文化宫”,是一座面积约有5000平方米的三层建筑。一楼是一个能够容纳800人的多功能剧场,二楼是电影放映室和职工娱乐室,三楼是办公室。这座建筑就是承载我儿时所有电影记忆的空间。在这个空间内发生的事情,至今只有两个片段还残留在我的记忆中:学校“包场”看《妈妈再爱我一次》;我父亲为了改善和我的关系,带我看了一部“尴尬的电影”。

我生活的小镇离最近的城市有120公里,当时国家并没有推广“村村通”工程,从小镇坐车到最近的城市需要在颠簸的泥土和沙石路上花费5个小时。如果按照现在的标准,那个地方应该属于国家“农村数字放映队”需要重点“照顾”的地域。所以,儿时的我与最新最快的电影内容基本是绝缘的。少数能够有幸在大银幕上观看的,基本都是学校为了进行爱国主义宣传组织学生 “包场学习”的一些爱国主义影片,如《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嗄》、《鸡毛信》等等。说这些影片构成了我儿时的电影记忆,其实很牵强,因为真正让我记住这些片子的地方,并不是电影院,而是家里在90年代中期添置的电视。在那个剧场里放映的,让我至今还能记住的影片,是一部来自于宝岛台湾的家庭伦理剧—《妈妈再爱我一次》。那时我读三年级,电影放映被安排在周三的下午。在进入那个黑暗的房间后的90分钟里,银幕内、外发生的事情都是“全国统一”的。我记得在走出影院的那一刻,大家都默默地低着头,不知是因为外面的阳光太刺眼,还是不想让其它人看见自己红肿的眼睛。我偷偷的朝人群中瞥了一眼,恰巧看见了当时的班主任,她带着自己的女儿,还在不停的擦拭着眼里的泪水。在那之前,她在我心中的印象一直是严肃且严厉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老师流眼泪。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电影不仅能够教我们如何变得刚强(与敌人战斗),它还能让我们的心变得更柔软。

在那个剧场里看过的另一部留在我记忆中的电影是一部港片,名字我忘了。那时我已经上初中了,和所有青春期的孩子一样,总是容易和父母发生一点小小的冲突。父亲为了改善关系,带我去文化宫看了那部电影。情节大多都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最后警察抓住了黑帮老大的女人,要逼那个女人说出黑帮老大的下落,那个女人很刚烈,坚决不说。警察在尝试了所有办法无果之后,采取了一个非常极端的手段:用一个类似气球的玩意儿,里面放满了冰块,塞进了黑帮老大女人的身体某个器官。这时,父亲发出了一声微微的叹息,耳语了一句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话:“这段不适合你看”,然后用双手把我的头揽入了他的怀里。于是,我无法看见银幕上发生的事情,只听见电影中有人告诫执刑者:这种行为不能超过20秒。而黑帮老大的女人终于在第22秒忍受不了痛苦,说出了黑帮老大的下落······电影结束后,我一直很想和父亲说话,但是父亲却一直沉默,似乎有些尴尬。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原来电影里表现人的身体,会造成尴尬。而那样的场面,是不适合我看的。

 

 

后来,因为家庭原因,我远离了成长15年的小镇,前往省城的一所高中读书。在高中的三年里,电影院与我彻底绝缘。我的电影记忆全部集中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一档名为“佳片有约”的栏目上。通过那一档节目,我看到了《飘》、《巴黎圣母院》、《茶花女》和《红与黑》等等由外国名著改变的电影作品。其中《红与黑》成为了影响我一生的电影。

说一部电影影响了自己一生,其实是一句很俗的话。就像前面说到,似乎要将自己和电影的关系“浪漫化”的拔高。但当我回忆电影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起到的作用,这的确是对一部电影发自内心的评价。《红与黑》这部电影让我看到了一个出身贫寒、身份卑微的人,如何通过自己的学识,获得他人的认可,在一个超越自己所处阶级的生活圈里生存下去。它让我看到一个人如果去建构自己的价值和信仰体系,用以抵抗发自内心的自卑和来自外部的轻视与嘲讽。他也让我在内心确立了一个男性获得异性的认可与好感的方式。虽然后来我才知道,文学界对于《红与黑》中的主人公于连一直评价不高,但他作为我在特定成长时期寻找到的一个自我投射已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以上算是电影与我成长相关的一些记忆,也许是正是因为这些“非典型”记忆,我在与一些前辈聊电影时,总是觉得“底气不足”。他们对于电影的热爱充满了“仪式化”的崇高感。他们与电影结缘,更多的发生在真正的影院空间内。他们的记忆是与“十七年”电影和“新时期”电影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而我的电影记忆却显得如此的单薄,我与电影的关系更多的建立在录像厅、电视、VCD和后来的DVD基础之上。这些媒介虽然普及了电影的传播,但同时也抹去了电影神圣的光环。如果让我定义“光影记忆”,我总觉得,那个“黑漆漆”的大厅,和发生在其中的被“仪式化”的2个小时,才是电影真正的魅力所在。在我之后的90一代人是幸福的,商业片的兴起及大片引进政策的实施,让他们重新回到了影院之中,真正的“光影记忆”在他们的身上将得到了延续,虽然电影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说已没有了艺术的光环。

  评论这张
 
阅读(344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