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小卉的博客

WhY sO sErIoUs~

 
 
 

日志

 
 
关于我

余小卉

多读书,多看片,做个快乐的小城放映员。

网易考拉推荐

笑的权利  

2009-07-07 12:21:1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什么时候,理论和创作成为了势不两立的仇家,双方互相不对付。

 

下午波兰斯基来电影学院做演讲,较之李安,从人气方面看,虽然逊色,但也着实把电影学院的标放挤了个水泄不通。按照惯例,还是一位导演系老师作陪,学生的问题用纸条的方式递上去,经由导演系老师阅读后汇总,然后将大概的问题转述给演讲者要求回答。较之我们伟大的“院长”大人,郑导的主持方式明显娴熟许多,对问题的总结归纳能力比较高明,所以这一场演讲听下来,还是感觉收获了一些实际内容。

 

我在开始时提了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应该说,还没有一个“足够有分量的人”来给出我觉得信服的答案。我把自己的问题写在了Moleskine日记本上,然后非常心疼的撕下了那一页,然后传了上去。我的问题是:

 

波兰斯基先生,您好!

 

我是一位学习电影理论的学生,有一个疑问想听听您的看法。作为一个电影创作者,您认为理论和创作是否有着直接的联系?如果有,理论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您的创作?在您看来,对于电影作品的理论性解读是文化学者们的“过度阐释”还是他们真正发掘了您在故事背后想表达的真实意图?在您进行电影创作时,是先有概念再围绕它构建故事,还是先有故事再从中发觉主题?

 

我的问题有幸没有被曲解或归纳到其它的“大类型”当中,而是被由原文阅读的方式直接放到了波兰斯基面前,我很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用英文写自己的问题,因为当翻译者将问题翻译给他的时候,问题变成了:“Mr. Polanski, what do you think of the so call 'theory', to what extent do you think the theory influences your film production”...我听到这个翻译的时候,就知道答案会是什么了!波兰斯基回答的第一句是:“what is theory? i don't know any theory...”

 

全场哄笑,并鼓掌...仿佛又是一次电影 创作者对于电影理论工作者的嘲讽!

 

我很无奈...这是这一批对于理论无比“蔑视”的电影学院“高材生”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承载着中国电影的未来。他们自以为自己找到了“知音”,从大师的口中再次印证了自己不学无术和蔑视文化理论修养的依据。所以他们对波兰斯基的回答喝彩。而在我眼里,这些喝彩倒像是他们对自己未来“葬礼”的一次极具讽刺意味的预演。

 

波兰斯基在演讲中不止一次的提到Rules and principles,也不止一次的提及他的早期电影创作中出现的surrealism or symbolic色彩,虽然他一再否认对于理论的了解,但从他的电影作品和今天的讲述中,我却一再发现浸入血液的哲思及艺术积累。如,他提及自己在poland film school之前学习fine arts对于后来电影摄影构图和拍摄的影响。

 

其实稍微有一点理性思维的人都不难发现,人有天才和庸才之分,天才的长处在于,他可以不去刻意学习或模仿某一理论模式,却在自己的实际创作中运用和实践者这一理论模式的基本规则。也就是说,他们的行为并非“自觉”而是“自发”,或者说他们的生存和教育环境已经无形的为他们注入了某些“先天优势”,所以他们不需要再刻意的去跟随被称为“理论”的一类无聊的内容。可惜庸才却不具备这样的潜质和能力,所以除了埋怨上帝的不公平外,其实他们很无奈。但其实庸才也可以分为几种,一种是知道自己资质平庸,但是他们相信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弥补资质上的不足,所以他们会努力去学习一些“被天才们信手拈来的成功范例”(当然这些信手拈来的例子后来被理论家分析,并逐渐固化成一种有效的模式),通过模仿和再造,他们也能做出一些自己的作品,虽然不是那么惊世骇俗,但至少也可以被称为完整的作品。但另一类“庸才”就是模仿了天才们的反叛,但又缺少天才的资质,所以只能在“嘲笑”和“被嘲笑”中意淫。

 

我看过不少所谓“名人”的传记。发现其实那些名人们都有一种特点就是“成名后特立独行”!注意,关键是成名后的特立独行,而不是之前。尼采特立独行,大胆宣称“上帝死了”,但他对西方哲学史,尤其是黑格尔和康德哲学的深入研究是有目共睹的;海德格尔特立独行,但他却无法否认自己是胡塞尔的高徒,并在跟随老胡研究现象学多年后,才慢慢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特里尔特立独行,提出Dogma95宣言,公然反对好莱坞传统叙事,但特里尔自己也不否认他们那一带电影人是在经典好莱坞的浸染下爱上电影的,正是由于他们对于经典好莱坞叙事模式的了如指掌,才有了后来的反叛与颠覆...无数的例子都表明,反叛的前提是精通你所反叛内容的核心和本质。但令人遗憾的事实是,在后现代文化的大潮下,人们都变得浮躁和不可一世,觉得反叛的核心就是不顾一切的颠覆经典,蔑视理论。所以,后现代造就的是一对垃圾。当然,我指的是在中国存在的“独特的后现代现象”。

 

扯远了...电影学院的“高材生”们都鄙视理论,很好!但是我还是很开心的学习着这些被人当作笑柄的无聊内容,并且我会一直保持我积极的理论敏感,期待着从他们的手中制作出一部被我认为值得用理论去分析和研究的作品...不知道这样的等待需要多久。到那时,我会很愿意用自己的手狠狠的扇自己耳光。希望他们不要让我失望!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