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小卉的博客

WhY sO sErIoUs~

 
 
 

日志

 
 
关于我

余小卉

多读书,多看片,做个快乐的小城放映员。

网易考拉推荐

知识分子、知识贩子、知道分子  

2009-07-12 15:49:06|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纪念一下刚刚过世的季羡林老先生。我对季老的认知其实很少,基本停留在了解人名阶段,隐约记得这个名字在高中曾被语文老师多次提及。因为学科背景的关系,本科阶段一直没有机会接触到季老研究和著说的领域。后来求学海外,每每被洋文折磨的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总是喜欢去图书馆的中文书架前找一些母语书来消遣,那时看过季老的第一本书是《牛棚杂记》,后来又断续的看了一本《季羡林散文选集》。这么说来,季先生也是陪我度过最艰难日子的人之一了。回国后偶尔去听一位博导的小课,主题是《国学》,才知道季老原来也是一位“国学大家”,但当时对陈寅恪的关注比较多,季老在国学方面的建树我并不了解。留在记忆中的,仍然是他笔下的一些文字朴实、情感真挚的散文作品。现在先生走了,不知道可以在为人、治学方面都配得上“大家”的人还有谁?

 

之前在一位朋友的MSN签名中看到一句话,大意是:季羡林老先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这句话很有意思,其中的一个关键词就是“知识分子”。我其实一直不知道怎么去定义“知识分子”。是有文化的人吗?那就涉及到继续去定义文化。是有学历的人吗?那么学历到什么层次才能够得上知识分子?我见过许多学历高,但情商极低的人,我觉得将他们称为知识分子是对这个名词的亵渎。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的出一个清晰的答案,但有一点我自己是很坚持的,那就是“知识分子”必须有自己明确的“立场”和“良心”,并保持着一种“批判”的态度,尤其是对现时社会的关注与批判。至于学历有多高、知识积累有多深厚,那倒是因人而异且次要的内容。

 

从这个角度看来,在中国内够得上“知识分子”这一称呼的人似乎不多。我记得在美国有人把苏珊·桑塔格称为“知识分子的良心”,看过她的一些东西,似乎比较符合我个人对知识分子的理解。但用国外的标准来套用中国的情况,似乎又有“媚外”之嫌。但总还是觉得“书斋学者”很难被称作知识分子。但这不妨碍我对书斋学者的敬仰,撇开学术界的造假、抄袭不说,光是能够潜心于自己研究领域,踏实的做好本职工作的人已经很少了。能够抵御住现时的各种诱惑专心于学术的人,绝对配得上大家的尊重。但能不能被称为知识分子却另当别论。

 

再跳到另外一个话题,之前说我个人认为知识分子必须有自己明确的“立场”和“良心”,并保持着一种“批判”的态度,尤其是对现时社会的关注与批判。但回头想想,我们现在生活的这片土壤,是否具备滋生知识分子的养料呢?面对着被“筛选”过的新闻,被屏蔽的消息,被和谐的评论,和各种大家心知肚明的能说不能说的规则和潜规则,我们怎么去保持批判的态度?当我们在接受信息的这一关就已经无法满足需求时,如何去要求批判?看来,要做一个知识分子,还必须具备殷实的家底和旅行的习惯,这样才能够保证自己尽可能多的接收到第一首的信息和资料。

 

记得看过一个王朔的采访,在采访现场王同志牛哄哄的说:老子看不惯了就是要骂,就是要说。你们不爽,要整我,行!但是别太过分了。把老子逼急了,老子第二天就买机票去美国。不跟你们玩儿了。可有多少人能有王同志的这种“底气”呢?

  评论这张
 
阅读(6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